信誉好的私彩平台

爲保證頁面正確顯示,請使用 IE9 以上 IE浏覽器或 谷歌浏覽器 360浏覽器 搜狗浏覽器 獵豹浏覽器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綜合信息
论文强国”缘何不是“种业强国” 中国种业之问如何作答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19-04-17

在世界作物育種領域論文量國家排名表上,中國、美國、日本、印度、德國分列前五,中國的作物育種論文約占這一領域全部論文量的20%。“然而,種業‘論文強國’爲何沒能造就‘種業強國’?”在日前舉行的2019中國種子大會上,農業農村部種業管理司司長張延秋提出的中國種業之問令人深思。

從傳統種業向現代種業邁進階段,中國種業迫切需要一場革命,來推動質量變革和管理變革。如何扛起“種業強國夢”的重擔?如何爲現代農業裝上強勁“芯片”?一系列問題需要中國種業在創新中解答。

選育4萬多個品種

讓中國糧主要用中國種

“麥穗小得像蠅頭,每穗只有18粒。”陝西省長武縣十裏鋪村農民張萬福至今仍對從前小麥的樣子記憶猶新。而受益于幾代品種更新,如今這片渭北旱塬上的小麥,畝産已經能達到500公斤。

一粒種子可以改變世界,種業是農業的“芯片”,現代種業是國家的戰略性、基礎性産業。一次次品種突破,推動糧食産量不斷飛躍,讓中國人將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裏。

新世紀最初10年,隨著政策的放開,跨國種企迅猛發展並在全球展開布局,“洋種子”席卷而來。美國玉米品種一度搶占了東北市場的半壁江山,“國外種子按粒賣,國內種子按斤賣”的嚴酷現實,直指中國種業的發展軟肋。

面對來勢洶洶的“洋種子”,中國民族種業奮力突圍,國家種子工程、生物育種能力建設等專項和稅收減免優惠政策“扶優扶強”,扶持大型育繁推一體化企業。

目前,在國內主板、創業板、新三板挂牌上市的種企70多家,全國種企資産總額1億元以上的達373家。2017年發布的全球十大種企中,隆平高科和先正達-中國化工占據兩席。

“新中國成立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農業發展曆程既是一部科技進步史,也是一部種子改良史。”農業農村部副部長張桃林指出,以矮化育種、雜種優勢利用等爲代表,每一次種子上的突破,都給農業帶來了革命性變化,推動了農業主導品種的更新換代,良種覆蓋率持續保持在96%以上,成功解決了人民溫飽問題,保障了國家糧食安全,豐富了百姓餐桌品類,加快了由“吃飽”向“吃好”的轉變。

截至目前,全國選育農作物品種4萬多個,申請植物新品種保護達到2.7萬個,授權品種超過1.1萬個。2018年,我國作物品種權申請量4854件,位居世界第一。企業逐步成爲育種創新的主體,帶動了産學研結合,提升了育種創新能力,實現了中國糧主要用中國種。

破題“兩個80%”

創新成果不能躺在“鐵皮櫃裏”

“我國擁有世界上最龐大的育種隊伍,種質資源保有量居世界第二,爲何難出大品種?”這個悖論曾經困擾著衆多中國種業人。

其原因就在于“兩個80%”:80%的種業科技人員集中在科研單位;80%的種子企業缺乏自主創新能力。産學研流通不暢,導致科研與生産“兩張皮”,科研成果不少,但大多是“鐵皮櫃裏的成果”。

讓“鐵皮櫃裏的成果”回到田間,關乎中國種業創新發展的未來。

“種業競爭的關鍵在于科技水平,目前實質性科技領先的種業企業屈指可數,這種狀況不改變,中國的種業將失去競爭的機會。”中國工程院院士、南京農業大學教授蓋鈞镒坦言。

爲強化中國種企的創新能力,種業權益改革于2014年拉開序幕。“賦權、讓利”是這次改革的核心,改革劃定科研人員對新品種權的權益比例不低于40%、對育種材料的比例不低于60%,大大高于此前“不低于20%”的額度。目前,全國已有122家單位參與到改革試點中,改革成果幾乎覆蓋了所有作物類型。

“未來改革要構建以市場爲導向、以企業爲主體、産學研政結合的中國特色種業創新體系,推進良種聯合攻關,創新體制機制,促進科企深度融合,打通上中下遊創新鏈條,形成全産業鏈一體化的創新模式,加快培育和推廣高産穩産、綠色生態、優質專用、適宜全程機械化的新品種。”張桃林指出。

蓋鈞镒建議,要推動規模化企業成立種業科技基金,用以開展研發、合作和種業人才培養。政府對種子企業的評價,關鍵要評價企業的自主創新能力,引導企業建立自己的創新平台。

“中國種業企業要堅持集團化、平台化、專業化、特色化發展思路,實現科企深度融合。”張延秋指出,作物品種審定要有利于成果轉化,要爲企業提供成果交易平台,讓資源和成果流動起來。

搶灘千億級市場

夯實向種業強國轉變的根基

当前,新一轮种业科技革命正在孕育。世界范围内以“生物技术 信息化”为特征的第四次种业科技革命正在推动种业研发、生产、经营和管理发生着深刻变革。

2018年,國家發改委、商務部聯合發布《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8年版)》,大幅放寬外商投資中國種業的門檻。中國這個千億級的種業大市場,再次向全世界敞開大門。

融入世界種業新格局,對成長中的民族種業來說,無疑是一次挑戰和機遇。隨著行業分配格局面臨新一輪重構,百舸爭流中,怎樣才能抓住發展機遇?

“要推動形成合理的種業企業布局,大小作物兼顧,推動我國種業全覆蓋,充分發揮耕地潛力。”蓋鈞镒建議,要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推進種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明確提出主要農作物種子企業和特色小作物種子企業的區域布局;著力構建糧、經、特色作物的大、中、小種子企業融合發展的現代種業發展格局;加強各類作物育種的研發,特別要推動小作物育種趕上乃至超越世界水平。

“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支持优势企业做大做强、做专做精、差异化发展,形成布局合理、各具特色的种业企业集群。要以国家种质资源新库、南繁科研育种基地、优势制种基地(大县)为重点,打造一批面向产业、服務全国、助力创新的标志性工程,夯实种业大国向种业强国转变的根基。”张桃林指出。

“此外,还要构建法制完善、监管有力、放管服结合的现代种业治理体系。要完善《种子法》配套规章,推动《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修订,强化市场监管和知识产权保护,严厉打击假冒侵权等违法行为,激励自主创新、原始创新,强化种业可追溯管理和大数据服務,不断优化产业发展环境。”张桃林说。

分享:
頂部